别再穿错了!揭开汉服真面目 | 重识汉服系列之三

2019-04-11     来源 : 话说大观园    

编者按:在前两篇文章中(《汉服很美但搞不懂?一文掌握汉服小史》《错把“汉服”当“和服”?原来如此 | “重识汉服”系列之二》),我们梳理了汉服的发展历史,以及历史上对日本、朝鲜、越南传统服饰的影响,人们经常搞混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那么,就汉服本身来讲,它是如何构成的?如何更准确地认识汉服呢?本篇为中华盛视网“重识汉服”系列的第三篇,带您揭开汉服的“真面目”。


汉服具有华丽唯美的特性,一整套完整的汉服是从头到脚都有讲究的,如果不进行细致考究与深入了解,就容易导致糗事百出,显得不伦不类。比如,汉服配运动鞋:


1.jpg


这些“误穿”不仅体现在一些年轻的汉服爱好者身上,即使一些知名的文化学者也不能“免俗”。如出席黄帝陵纪念活动的贾平凹先生(此处无不敬之意):


2.jpg


这是一种“左衽”的穿法。孔子在《论语》中说:“微管仲,吾其披发左衽矣。”其中,“左衽”,指的就是这种前襟向左掩的穿法,而汉服的正式穿法是前襟向右掩。这种错误,甚至还出现在一些教材中,如已被指出的历史课本中的屈原:


3.jpg


所以,详细了解一下汉服的构成与正确穿戴方法,是至关重要的。


完整的一套汉服衣冠部件有:首服、体衣、足衣、配饰。


先说“首服”


首服,亦称元服,元本指头,首服也就是头部的服饰。黄帝垂裳制天下的时候就发明了冠,“峨冠博带”自此便成了华夏衣冠的代称。汉民族的成人礼——男子冠礼,女子笄礼,足见首服在民族文化心理中的重要地位,可谓:顶天立地,从头开始。作为衣冠上国,向来讲究衣冠不分家。冠巾对应着身份地位,二十弱冠后,士人冠而庶人巾。衣冠齐整才是完整的仪容,古人重之。


不过,冠巾文化几乎是男子的特权。在男尊女卑的几千年中,女子除了命妇的凤冠、翟冠外,便是女道士束发戴冠,称为女冠子。很多年后,在历史已经摒弃了性别局限的时代,汉服的复兴,倒没有必要为此耿耿于怀,反而应该欣喜地看到:首服文化也弥补了男式汉服相对样式单调的缺憾。


男子首服大致可分为冠冕类和巾帽类。


4.jpg


李世民的幞头与冠冕


冠最流行的时期在先秦两汉,相对巾的普及早一些。冠历来是士人之上的特权,是身份和职别的标识,也象征着士人的尊严。当冠而不冠即是“非礼”。《左传·哀公十五年》记载了孔子弟子子路至死捍卫君子不免冠的尊严:“以戈击之,断缨。子路曰:‘君子死,冠不免。’结缨而死。”庶民或“卑贱执事者”却不能戴冠而只可束巾;巾最早不过是随便裹发的一块布,不能出现在正式场合,最初,上层士大夫不过燕居时偶尔戴巾,后逐渐通用,到汉末为文人武士所好,以戴巾为雅尚。因为巾与平民关系密切,故天生带着一丝闲适,始终在一种轻松的氛围中发展,自唐代由幅巾衍生出了幞头后,巾帽文化愈加兴旺,到宋明则达到顶峰。所以,在汉唐时遣留学生前来的日本,巾帽文化鲜有流传,相反,在明代时,师习华夏的朝鲜,则巾帽大行其道,发展成为现代韩服中重要的元素。


冠冕类一般适用正式庄重的场合,配相应的礼服或公服——冠起着官阶职别的区分作用,名称常来源于其寓意,如法冠也叫獬豸冠;巾帽则搭配常服(当然,不能排除幞头类与公服的搭配,九品官服常作为庶人的婚服)。


5.jpg


东坡巾


巾帽多与时尚关系密切,往往一种巾帽会蕴含一段逸事佳话,如东坡巾、程子巾,大众津津乐道的同时亦纷纷效仿。


在戴法上,冠冕类和后来的巾帽不同之处在于重视固定头发,一般需要通过笄直接固定在发髻上,另外还要在下巴处结璎,这样就很牢固不易散落了;而巾帽类的戴法则随意多了,一块或软或硬的布、纱,通过各种不同的包扎或折叠方式,缚罩在头上就是了。


再说“体衣”


《释名·释衣服》云:“凡服,上曰衣;衣,依也,人所依以芘寒暑也。下曰裳;裳,障也,所以自障蔽也。”


按裁制方式大致可分为3类:上衣下裳制 (衣裳类)、上下连裳制 (深衣类)、上下通裁制(通裁类)


(一)上衣下裳制:


6.jpg


上衣下裳


上衣下裳制是华夏民族最早的服制,为了表示尊重传统,后世最高级别的礼服一直是衣裳制。后来,男子的服制逐渐向一体式发展,而女子的制服则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古老的衣裳制。


(二)上下连裳制:


7.jpg


上下连裳制


上下连裳的服制也称为“深衣制”。为了恪守上下分开的服装制式,特地分开裁剪然后再连成一体。深衣之名,唐代孔颖达著《五经正义》中释义为:“深衣衣裳相连,被体深邃,故谓之深衣。”深衣起源于先秦,虽然是一件长衣,但华夏先民在裁剪时是把上衣与下裳分开来裁,然后再缝成一体,以表示对传统法度观念的尊承。


《礼记》的《玉藻》《深衣》二篇对深衣制有很多记载,内容所谓“应规、矩、绳、权、衡”之类,重点在于“明礼”,而对形制和尺度则说得不清楚。《礼记·深衣》中的定制:“古者深衣,盖有制度,以应规矩绳权衡……”


深衣制的衣服按衣襟样式分为直裾、曲裾,有随时节的冷暖变更有单复薄厚之分,如襌衣、襜褕、复袍;根据生活方式的适应,样式也有变化,如质孙服、辫线袄子,以及衍生出的曳撒等。


深衣在三千年的衣冠史中一直延续到衣冠断绝。深衣首先是礼服,尤其是女子礼服。《续汉书·舆服志》:“太皇太后,皇太后入庙服绀上皂下,蚕青上缥下,皆深衣制。”深衣承袭了华夏衣冠制式的古意,同时又方便美观,有很强的普适性,于今亦然。可为常服也可为礼服,作为礼服的正规性仅次于衣裳制礼服;上自天子,下至庶人,不论男女文武,都可着之。衣冠承载着一定的历史意义、文化内涵,所以,有汉服先行者提出:复兴汉服当重视深衣,实为良言。


(三)上下通裁制:


8.jpg


上下通裁制汉服


由于在频繁的社会活动中行动不便,汉服男子的制式从衣裳发展到深衣,而分开裁剪再拼接还是觉得麻烦,于是又发展成了上下通裁的长衫。在东汉,已开始有了上下通裁的长上衣,叫做“长衣”,作为一种新生事物,在长度方面当时还没有定制。


直到大胆开放的隋唐时期,开始了汉服第三种制式的风尚,至宋明,上下通裁的袍衫、褙子等风行于世。


再说“足衣”


足衣亦即袜履。赤足同样是失礼的行为,谢罪时常常“免冠跣足”。


(一)履


9.jpg



《释名·释衣服》有云:“履,礼也,饰足所以为礼也。”《说文》云:“履,足所依也。”


履有许多异称,除了有地缘人群各自习惯称法的原因外,履制的不同当是主要的。


《字书》说:“草曰扉,麻曰屦(jǜ),皮曰履,黄帝臣于则造。”《仪礼·士冠礼》云:“夏用葛,冬皮屦可也。” 《诗·魏风·葛屦》云:“纠纠葛屦,可以履霜。”《方言》又立一说:“丝作者谓之履,麻作者谓之扉。”


由此看来,古代鞋的质料,履有麻、皮革、丝帛作之者,屦有麻、葛、皮革作之者,扉有草、麻作之者。大凡说去,履的制工精,而屦、扉粗些。


履还有单底、复底之分。


单底的鞋称履。复底的鞋有“舃”和“屐”。舃乃履下有木底者,木底与履底大小相同,实心。“屐”则以木为之,或以帛为面,有的以漆画之,下有两木齿。《续汉书·五行志》:“延熹中,京师长者皆着木屐。妇女初嫁,作漆画屐,五色采作丝。”


据《搜神记》载,男鞋方头,女鞋圆头。但后来男女往往通用。从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中的贵妇人的鞋和出土的四双青丝鞋来看,女鞋的前头有两个昂起的小尖角。


(二)韈


10.jpg



也作袜,以布帛作成,也有以皮革制作者。袜一般高尺余,上端有两带,以缚系于足胫。


秦汉时有进门脱鞋的习惯。在屋中,多穿袜行于席上,不仅平时燕居如此,上殿朝会亦然。着鞋上殿是殊荣,汉时唯萧何、梁冀、曹操等膺此殊礼。


最后说饰件


佩饰是以其审美功能和实用功能而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,但一进入等级制度分明的文明社会,分等级、定尊卑,则成为它最主要的功能,“冠弁衣裳,黼黻文章,雕琢刻镂,皆存等差。”如韘,天子、诸侯用象骨,士则用棘;又如充耳,天子用玉瑱,诸侯以石。当今则不必拘泥这些。


古时常见的佩饰有玉、珠、刀、帨等。不过,如同服装分男女一样,佩饰上有着明显的性别区分。


(一)女子饰件:


11.jpg


古代女子饰件


头面: 笄,簪,钗,步摇,梳篦,花钿,胜,玉梅/雪柳,闹蛾,花冠/凤冠,假髻

耳饰: 簪珥,耳玦,耳珰,耳环,耳坠

项饰: 串饰,项链,项圈,缨络,项锁,霞帔

臂饰: 镯,钏,戒指,护甲

佩饰:禁步,一种将各种不同形状的玉佩,以彩线穿组合成一串,系在腰间的饰品。

妆容: 大致可分为“红妆”和“白妆”两类。此外,还有一些特定的妆容,如花黄,花钿等。


(二)男子饰件


12.jpg


古代男子配饰


从生理学角度来讲,男性通常喜欢一些具有进攻性、危险性的装饰品。比如容刀、觽韘、佩剑;而笏头带(玉带)、带钩、钩络带、绶(大绶、前绶、后绶)等则是与男式服装的特有装饰;另外也包括一些中性的饰件,如充耳,容臭,玉佩等。


怎么样?了解了这些,对于今天认识和穿戴汉服,有没有帮助呢?当然,在现代社会,复兴汉服,不一定要拘泥于古制,需要进行现代化改进,但一些基本原则还是应该进行继承与发扬的。


作为民族文化的重要标志,复兴汉服是一项很有意义的文化行为,有很大的必要性,但在现实中,由于穿戴的不规范、谬误百出,以及多元化的认知环境,还是存在诸多争议。那么,在下一篇,我们将重点来探讨下如何看待当前社会上的争议。


发布人 : 曹龙龙

评论区

100/100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