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诗说唐史:《过魏文贞公宅》

转载 : 赵希夷     2019-03-28    

过魏文贞公宅

 杜牧

蟪蛄宁与雪霜期,贤哲难教俗士知。

可怜贞观太平后,天且不留封德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提到唐朝,这是一个让人心驰向往,而又让中国人自豪的伟大时代,如果问奠定唐朝盛世的重要时期,很多人一致的看法就是贞观之治了,李世民君臣励精图治,兼容并包,当时的华夏,不仅经济繁荣,整个民族也充满了生机。但唐朝之前的隋朝,也有“开皇之治”,隋炀帝并不能说多么昏庸,他的很多初衷反而是为了让国家和百姓生活得更好。

隋炀帝被大业压垮,唐朝的统治者作为接棒者,登上了历史舞台。唐高祖李渊在位期间,唐朝最重要的事情是消灭割据的军阀势力,从政治上一统,他还未来及对打下的江山进行治理,玄武门的骨肉相残,就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心力。在玄武门血泊中获得胜利的李世民,如愿登上了皇位,他却发现,这个位置并不轻松。

从西晋五胡乱华开始,中国就陷入了长期的动乱时期,这当然会带来文化的交流,但不可否认的是长久的动乱,也使得百姓流离失所,田园荒芜,家国残破。

隋朝好不容易再次统一,但是瞬间猝亡,而且是经历了两代,李世民正好是唐朝的第二代君王,如何才能让唐朝走出历史的怪圈,李世民是不知所措的。李世民资质固然不差,但要知道杨广的资质也没差到哪里去。

针对如何尽快让这个庞大的帝国恢复生机,李世民召集群臣,展开了朝议,这是他第一次召开御前会议,之前他更多的是在军营中与幕僚商议军务,此刻这位年轻的君王身上,肩负的已经是一个帝国的期盼,他也需要用一个太平盛世,来为自己遮挡玄武门弑兄逼父的事实。

在后世被屡屡称赞的魏征说道:“其大乱之易治,譬饥人之易食也。”魏征认为,正是因为经历了大的动乱,老百姓才深知治世的可贵,在贞观朝的当下,正是绝好机会,就跟挨饿的人不挑食一样。在具体的办法层面,魏征主张实行儒家的仁义教化,轻徭薄赋。

这却遭到了连仕两朝的老臣封德彝的反对,他认为,“三代之后,浇诡日滋。秦任法律,汉杂霸道,皆欲治不能,非能治不欲”,并人身攻击魏征是“书生空谈误国。”封德彝的立论依据是儒家王道政治的现实土壤是遥远的夏商周三代,而在度过了秦汉魏晋南北朝的当下,是不合时宜的。纵观封德彝的一生,不是没有漂亮的决策,协助李世民消灭王世充与窦建德两大势力,封德彝谋划甚多,在与北方草原强大的突厥周旋的时候,也得到了唐高祖李渊的认可。但封德彝个人污点又特别多,当初追随杨素,对杨素铺张奢华的生活不仅不规劝,还推波助澜。宇文化及江都谋反,封德彝或可能被胁迫,指责隋炀帝的为政过错,连隋炀帝都看不起他的人品,唐高祖李渊也十分疏远他,但封德彝的能力很强,是不可否认的,很快摇身一变在唐朝就身居高位了。

针对封德彝的指责,魏征反驳道:“五帝三王不易民以教,行帝道而帝,行王道而王,顾所行何如尔。”魏征旁征博引,从夏商周三代到隋炀帝,充分证明了,百姓都是一样的百姓,端看统治者想怎么样治理,这和孟子的民本思想不谋而合。此时的魏征作为山东士人的代表,且是东宫旧臣,初归唐太宗门下,他没有因为地缘和故主的原因有所顾忌,他从对天下负责的角度,慷慨陈词,十分纯粹。

最后,唐太宗采纳了魏征的建议,决定实行仁政,而且“力行不倦”。果然只用了四年时间,就海内康宁,农业丰收,一年死刑案件只有29件,一斗米价格只有三钱。对外攻灭东突厥,被四夷诸国尊为“天可汗”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李世民才发出感叹,贞观之治的繁荣场面,不知道在这场辩论后第二年就去世的封德彝会如何感想?

回到杜牧这首诗,诗的字面意思比较清楚,说的是:蝉活不过秋天,不能指望它能见到严冬的白雪。俗人目光短浅,怎能指望他们理解贤哲高士的高瞻远瞩呢?如今贞观之治的大好景象,老天爷没让封德彝一睹风采,多么遗憾?以蝉这种被讥讽的大自然的生物来比喻封德彝,杜牧这首诗,客观来讲,对封德彝贬损太大,封德彝作为纯法家的信徒,虽然道德观念浅薄,但是为政能力还是上乘,只不过杜牧认可的是魏征这种儒家士大夫,关于人性,法家认为人性本恶,儒家认为人性本善,封德彝和魏征各执一词,显然杜牧是认可后者的。

儒家与法家虽然在理论上有很多争论,儒家擅长教化,法家对执政能力的操作层面更强,后世的儒家士大夫为了践行自己的主张,也会像法家学习,在具备了财税兵甲钱粮统筹能力的儒家士大夫面前,纯法家就显得没有层次。所以,封德彝这种人,是在开历史的倒车,李世民选择采纳魏征的意见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发布人 : 赵璐

评论区

100/100

评论